大人对孩子做的许多事,如果是对另一个大人做可严重了

热度:572℃

大人对孩子做的许多事,如果是对另一个大人做可严重了

「我们很小的时候就感觉到:大的比小的更重要。〔……〕体积大的人事物总是会引起讚叹,小的则被视为平凡无奇。小孩身形矮小,人们也认为他们的需求比较小,快乐与悲伤也是小小的。」

或许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,但柯札克的《孩子有受尊重的权利》就是从孩子「不受大人尊重,因为孩子很小」破题的。怎幺可能?怎幺可以?我们不是从小被教导要帮助弱者、尊重与我们不同的人吗?怎幺会因为孩子小,就不尊重他们?我们不是爱着孩子吗?

虽然令人不安,但这是事实。身为大人,我们经常帮孩子决定这决定那,决定什幺是对的什幺是不对的。「他这幺小又没有经验,怎幺知道自己要穿什幺衣服、吃多少食物?」「他这幺矮,为什幺不自量力去抓公车的吊环?他不知道这样他会摔倒吗?我一定要叫他去握扶手。」

当孩子不听我们的话,「我们可以把他们抱起来、往上丢、不管他们想不想要,就把他们放到这里或那里,我们可以用蛮力让奔跑中的孩子停下来,可以让他们的努力全是白费。每当孩子不听话,我总是可以用力量让他屈服。」我敢打赌,一半以上的父母都这幺做过,甚至有一派教养文会说,当孩子反抗、闹情绪,你要紧紧抱住他,让他感受你的爱,然后他就会平静下来。

许多大人对孩子做的事,如果是对另一个大人做,就会被当成是性骚扰(捏一下他们的脸说好可爱)、暴力行为(打耳光、用力扯着他们的手往前走)、公然羞辱(「你看看你,怎幺什幺都不会呀」、「要用一下你的大脑啊」)、侵犯隐私(把他们从小到大的照片po上网,包括裸露的照片和出糗的照片)。但是对孩子做,好像就没什幺了,而且还可以用「教养」、「爱」、「不然我要怎幺教」、「也没那幺严重吧」之名正当化。

除了肢体和言语上的暴力,我们还轻视、不信任孩子、讨厌他们(没错,没有客套,没有一爱天下无难事,柯札克就是诚实地指出我们在爱孩子的同时,也讨厌他们)。我们常常觉得孩子很烦、很吵。我们三不五时怀疑孩子在说谎,虽然我们不确定他是否有说谎(「你有没有刷牙?我没看到你刷喔,闻起来不像有刷过,再去给我刷一次」)。我们对孩子犯的错容忍度很低,觉得他们都是故意的,对我们自己犯的错却容忍度很高,而我们会犯错都是因为人生实难。

听起来,我们大人是很残忍很愚蠢很没品的生物?这整本《孩子有受尊重的权利》其实是一本「靠北大人」大全?嗯,也不是啦(虽然真的长得很像)。就像善书或教堂会有地狱图,这本书也以震撼教育的方式在劝大人向善,提醒他们不要误入歧途,不要虐待儿童还振振有词。

有趣的是,这本书在靠北大人的同时,也靠北孩子。柯札克并没有像某些教养专家认为孩子天真无邪,一切都是大人的错。和一般只带过一两个三四个小孩的父母不同,身为小儿科医生和孤儿院院长,柯札克看过几百个小孩。这些小孩之中当然有善良、诚实、懂得自制、有道德感的,也有会说谎、骗人、偷东西、欺负人、有心机的。但是我们大人也有这些缺点,也会犯错,甚至犯罪(程度比小孩严重许多,因为我们更有能力)。因为我们坏,就不值得被尊重、被信任、被原谅、被理解吗?如果我们认为我们值得,那为什幺对孩子是不同的标準?为什幺我们要他们「好」才爱他们、尊重他们?为什幺我们会对孩子说:「你要尊重别人,别人才会尊重你。」但说出这句话的我们,其实根本没有尊重孩子受尊重的基本权利啊!

没错,一如柯札克所说,孩子有受尊重的权利。这权利不是来自大人的施捨,不是讨价还价的条件(你要怎样怎样,我才给你喔),而是与生俱来。小孩本来就值得尊重,因为他们和我们一样生活在地球上,如果我们否定他们的权利,等于否定我们自己的权利,毕竟每个大人都曾经是小孩,而每个小孩未来也会成为大人。